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日本:同性恋人只能做「养父子」 同志离真结婚还有多远?

与西方世界相比,亚洲的性少数族群平权进展相对滞后,台湾于去年5月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周边地区也备受鼓舞。同年10月于台北举行的同志游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LGBT群众聚集庆祝,彩虹旗帜飘扬。然而,环观四周,亚洲


与西方世界相比,亚洲的性少数族群平权进展相对滞后,台湾于去年5月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周边地区也备受鼓舞。同年10月于台北举行的同志游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LGBT群众聚集庆祝,彩虹旗帜飘扬。

然而,环观四周,亚洲各国在同志平权路上各有不同障碍:政坛与社会保守势力、殖民时代遗产、宗教文化因素……在印尼和马来西亚,近年宗教保守主义抬头,国内甚至出现「反同」势力,不论政治或社会层面,性少数族群备受压迫。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成为下一个台湾?

2019年5月17日,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聚集在法院外和街头的支持者纷纷喜极而泣。特地赶到台湾的日本男同志铃木贤,见证了历史性一刻。这位文质彬彬的法学教授当时在传媒镜头下感叹:「我们同志族群都觉得非常羡慕……现在很多领域,台湾是领先于日本的。」

现年59岁、操一口流利中文的铃木,与台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1999年,铃木作为日方派遣研究员,远赴台湾大学任职,期间与一位比他小14岁的高雄男子成为恋人。次年3月,对方前往日本学习,两人自此一起生活。

铃木贤(中)在日本以「收养」方式,与其同性恋人拥有法律关系。旁为他与台湾友人。 (受访者提供)

尽管铃木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参加同志平权运动,早已公开出柜,但他与台湾男友的故事一经传媒报道,仍令当时的日本社会一片哗然。除却舆论压力,同性伴侣一起生活更不乏现实层面的障碍。「日本没有同性婚姻法,所以,最后我们是以收养的方式,才可以拥有法律关系。」铃木向记者说。

「日本的*收养制度比较特别,没有年龄限制……我收养他,是为了解决继承权等法律问题。」铃木解释,同志恋人之间建立收养关系,在日本是一种普遍做法。

*注:日本收养制度分为「普通收养」和「特别收养」两类,前者允许被收养人在与原本父母维持亲子关系的前提下,与其他人建立收养关系,拥有其户籍。养子女通常是成年人,年龄只需比养父母小即可。在现实中,这一制度适用于大型家族企业将选定的继承人纳为养子等情况。而「特别收养」制度则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收养。


2019年4月,日本东京举行LGBT游行,数以千计民众参加。 (Getty Images)

爱人变「养父子」 面对现实的选择

实际生活中,铃木与男友并不会掩饰伴侣关系,养父、养子的称呼也仅存在于一纸文书上。也许在外人看来相当奇异,但对于不少日本同志伴侣而言,实为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因不存在法律关系的两人,共同生活的每一环也可能遇到阻碍,从租房、看病、买保险,以至财产继承等。

被问到会否去台湾登记结婚,铃木只是微笑着摇头:「(男友)已经在日本生活很久,也取得日本人身份……而且我们在法律上是养父子关系,已经不太可能『结婚』 。」

在感情路上,铃木已向「不能结婚」妥协,但是他从未停下为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努力。他与友人成立关注组织,帮助全国各地的同志向地方议会递交请愿书,推广适用于同性情侣的「伴侣制度」(日文「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


倘欠法律效力 伴侣制度为何而设?

在建立了「伴侣制度」的地方自治体,同性恋人可以向地方政府申请伴侣关系证明书,这个关系证明虽不具备法律效力,但在日常生活中能够用作反歧视、保障权益的工具,例如向银行申请共同贷款、 将恋人作为保险受益人、在医院签署手术同意书时出示。

这套「伴侣制度」于2015年由东京涩谷区率先采用,随后逐渐得到愈来愈多地方仿效,到今年1月20日,全国已有33个自治体导入伴侣制度,覆盖全国约两成人口,不过实际使用者仅759对情侣。

“这可能是因为很多同志仍然害怕『出柜』,更害怕(使用伴侣制度)会让政府知道他们的身份。

——日本男同志、法学教授铃木贤”

的确,在东京、大阪等大都市之外的大部份地方,同性伴侣证书的申请人数寥寥。例如三重县伊贺市,早在2016年便建立这一制度,惟至今也只得五对情侣申请。四年前由大阪搬至当地农村的加纳克典与嶋田全宏,正是其中之一。

相恋七年的嶋田(左)和加纳(右)在伊贺市申请同性伴侣证书,他们形容当地是对同志相当温柔的地方。

「我们一直向往住在乡下,在网上物色移居的地点时,见到伊贺市有伴侣制度。当时便想,到那里就算发生什么事也能得到帮助,可以安心地过日子。」43岁的嶋田对记者说。他与40岁的男友加纳在一起将近七年,两人最初通过交友手机程式认识。

与早年便公开出柜的嶋田不同,加纳一直隐瞒同志身份,「靠说谎度日,日子过得像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一样。」访问过程中,加纳显得安静、腼腆,不过在被问到为对方做过的浪漫事情时,却抢先回忆道:「交往一年后,我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他,告诉他,希望一起生活……」

回想起在大阪与男友同居的日子,嶋田认为大城市里人与人的关系较远,无人干涉他们的生活方式,相比之下,「最开始也担心地方(乡村)的人们(对同性恋人)会有偏见,曾经有过不安。」好在,移居伊贺市为两人带来不少积极的改变,一切正正得益于伴侣制度。

东京涩谷是日本首个采用同性伴侣制度的地区,这里也是年轻人、流行文化的聚集地。 (Getty Images)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zixun/2020/0307/523.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