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体育生惨遭出轨,男朋友劈腿篮球队好友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前情回顾回校途中我遇到一个猥琐的大叔,这时体育生打车赶过来载着我一起去学校,一路上他死命地拉着我不放,连司机都忍不住偷看后视镜。到教室后,他一下就引起了全班的关注,毕竟我们医学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

前情回顾


回校途中我遇到一个猥琐的大叔,这时体育生打车赶过来载着我一起去学校,一路上他死命地拉着我不放,连司机都忍不住偷看后视镜。


到教室后,他一下就引起了全班的关注,毕竟我们医学院没有像他这样一米九的肌肉男。很多同学发微信追着我要他的联系方式,他看到后居然把我的手机抢过去回复“不给,他是我老公”,很快,这个聊天截图就传开了。


这家伙很不安分,打翻保温杯洒了一身水,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肌肉线条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他说是要去厕所里整理一下,结果直接把衣服脱了给我发来了“裸照”。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

闹够了之后,他好像困了,试图趴在我的腿上睡觉。我心想着只要他不乱来,就跟他计较了。


他就那样侧着身子枕在我的腿上睡着了,他的胡茬穿过我的棉质运动裤,呼吸均匀又灼热。我看着他的侧脸,还有被胸肌撑起的衣服轮廓,意识开始慌乱,身体也变得不淡定起来。


“老师,你在胡思乱想些啥?”他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滚烫的脸颊,得意地挑了一下眉。我假装没有听到,故作冷静,这家伙直接上手戳了戳我的腰窝,然后看着我,笑得跟个傻子似的,我扯了扯他的耳朵,警告他不要乱来。


他睡了一会儿,手机屏幕就亮了,因为放在桌子上,我自然比他先看到。他原先不以为意,或许是难得逮着机会躺在我的腿上吧,直到我拿起手机纳闷地问了句:“啥玩意儿?‘死去的人’?死人还能给你打电话?”

他嗖地一下坐了起来,拿过手机直接挂掉了,半晌没说话。我知道这个“死去的人”肯定有故事,但他既然不想多说,再加上我从小就怕鬼,就没有问他。我继续上着课,而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握着手机动不动就望向窗外。

不多久,他的手机屏幕又亮了,他想要锁屏,可等他晃过神来,我早就看见了一条内容为“我想你了”的短信息。

卧槽,一个“死人”给他发这种短信,要是搁平时我肯定觉得晦气,可当下我敏锐地发现这肯定是一段感情纠葛,这小子肯定在外面拈花惹草了,果然体育生的精力就是用不完。

我背过身去,不理他,后来下了课也不走。他拉了拉我的手,可能是心虚,完全没有了平时霸道的气焰。


“你别碰我,背上你的包找你的‘死人’去吧,再见。”我把他的背包甩到他身上,然后翻过椅背走了出去。

“你跟死去的人还吃醋呢?”他伸手拽住我的肩膀,不让我走。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

我转身正对着他,原本想用眼神杀死他,结果面对他190的身高,我只好偷偷踮起脚尖怒视:“你当我三岁小孩吗?你就是对待感情不认真,别以为我不知道。”

他这时候居然还笑着半蹲下来配合我:“好啦,宝贝,我承认那个死人是我前任,但我现在只喜欢你啊。”他突然说得很大声,像是要向全世界郑重宣告什么似的,根本就不管教室前面还稀稀落落的有几个同学在。


我赶紧大步走出教室,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明天学校又会有什么样的传闻。


他腿长,很快就追上来了,一会儿跑到我的左边讲冷笑话逗我,一会儿又跑到右边动手动脚地闹我。我不理他,他就一路上跟在我后面,校道上路灯的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他的影子把我的影子紧紧地裹住。我突然转身停下看着他,这家伙原本有点委屈的脸又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宝贝走累了吗?来,我背你。”

我一句话在把嘴里绕了半天,最后气得直哆嗦:“没错,我承认我是吃醋了,那个人究竟是谁?”这是我第一次承认自己这么在乎他。

“还能有谁,就前任呗。”他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没有发脾气才接着说:“他那个人成天胡思乱想的,需要人陪。我当时队里要打比赛,没时间陪他,微信回得不及时,漏接电话什么的,他都会大吵一架。”体育生摸了摸我的头:“不像你这么大气,智慧与美貌并存。”这家伙为了防止我不开心,也是什么鬼话都讲得出来。


“后来,他就跟我们队的一个男生好上了,表面上兄弟相称,但我又不傻。”他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才继续往下后说,“有次比完赛,实在没忍住,我就操家伙把我那队友给揍了,加上那场比赛他打得实在太差了,于公于私,我都找不到理由不削他。”


我偷偷地说了句“莽夫”,说得很轻,我担心他听到也会揍我。没办法,我就这么怂。


“我没想到自己下手那么重,直接把他的运动生涯给废了,我真没想到,真的。后来花了很多钱,托了很多关系才把这件事摆平。唉,也算是个教训吧。”说完,他把手放在我的下巴上,捏来捏去的:“放心吧,我现在可温柔了,绝不会把你弄疼的。”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时候了还飙车。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

我把他的手从我的下巴上扯下来:”这里是学校,别不正经。”我假装打了哈欠,漫不经心地说:“那你跟你前任也不算正式分手啊?”


“早分了。你咋还在纠结这个事?分了,他提出来的。我当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还想挽留他,好在小子过不了多久又跟别人搞上了,不然我就遇不上你了。”他勾着我的肩膀,斜倚在我的身上,“我以前真是眼瞎,遇到你才开的眼。”说完,他还无厘头地在我面前眨了眨眼睛,跟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他把手机拿到我的面前:“喏,这是通话记录,我全都没接,短信也没回,我可是清清白白,比你的小脸蛋还要白。”他掐了一下我的脸,然后亲了上来。


我一边被他亲着,一边嘟嘟囔囔:“那你干嘛不把他拉黑?”


他露出牙齿,狡黠地笑了:“还不是为了测试一下我们家小宝贝是不是真的爱我,会不会吃醋。想不到你吃醋的样子这么可爱,老子太开心了,哈哈哈。”原来是他提前设计好的陷阱,就等着我往下跳呢。


他突然很深情地看着我:“那你是真的爱我对不对?”这家伙明明已经测试出结果了,还非得让我说出矫情的话。


我好像能看见他嚣张又强壮的外表下,那颗并不十分有安全感的心,我知道过去那段感情还有他父母的婚姻多多少少给他造成了阴影。我搓了搓手说:“还行吧,好像是有点爱。”

“不行,不能有点爱,得非常爱,得像我爱你一样爱,不然我就把你浸猪笼。”他说着说着,就把我扛到了肩膀上,我根本就想不通这家伙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我好歹也是个178的男人……


我故意把鼻子凑近他的后背:“喂,你身上有股味道,很臭。”我知道自己其实挺重的,而且他还在发高烧,赶紧找个借口让他把我放下来。

他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走到花坛边上,让我就着台阶下来。我看到他的额头上挂满了汗,但是他倒是大气也不喘一下:“你懂什么?像我这种臭男人可是有很多人爱的。”

“那不行,你只准爱我。”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没羞没臊地脱口而出这句话。我跟他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此时这种坚定的感觉比我高考填专业还要不容置疑,我知道就算我不承认,但我还是逃不过爱他这件事。


Ins:double.k_seok 仅示意

他估计是没有想到像我这么嘴硬的人会讲出这样的话,愣住了两秒后,又掐了掐我的脸蛋:“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你比猪八戒还臭。”这家伙比直男还耿直,那么肉麻的话我怎么可能让说第二遍。


“不对,你刚才说的明明是,只准我爱你一个人。我肯定没听错,快点,你再说一遍,我要录下来。”我从来没见他这么着急,他拿出手机,脸上全是笑容。


“我吃宵夜去了,懒得跟你情情爱爱的。”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觉得风都是甜的。


“不行,你别跑,你必须重新说一遍。”他在后面追着喊着:“快说,说你爱我。”


他简直像个移动的大型喇叭,满场宣扬着我爱他这件事,我只好停下来,然后拉着他的手往操场的方向。


有些话不是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说,有些事不是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做吗?这个笨蛋体育生,果然才刚满18岁。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zixun/2020/0115/272.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