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7成同志在交友软件找伴侣 中老年或成情场边缘人

国外有一个统计显示,大约近7成同志是通过网站或手机交友软件找到另一半,比率是异性恋近3倍。但也有一部分人,尤其是不少中、老年同志,渴望有稳定交往的伴侣,却不适应网络约会文化,可能成为情场的边缘人。

国外有一个统计显示,大约近7成同志是通过网站或手机交友软件找到另一半,比率是异性恋近3倍。但也有一部分人,尤其是不少中、老年同志,渴望有稳定交往的伴侣,却不适应网络约会文化,可能成为情场的边缘人,我们更应该关注中、老年同志的情感生活应得到日益更替新变化的指引,毕竟,我们总有变老的时候。

为此,一些地区近来就出现了专属同志的线下交友平台,或是从国外兴起的「快速约会」(Speed Dating)服务,以「认识,从见面开始」为诉求,带领想结婚或想有个伴侣的同志走出网络世界,初次对话就从餐厅的老派约会开始,成为不少大龄同志的征友首选。

缘分好难寻 同志刻苦约会史

对异性恋而言,约会从来不缺管道,从校园、职场,到亲友街坊邻居媒合介绍。且公开征婚、征友也不少见,除了报上不时可见的征婚帖,到历久弥新的两性交友综艺节目,台湾早期有「非常男女」、「我爱红娘」,近期则有「王子的约会」等。大陆最有名的,估计就是「非诚勿扰」、「新相亲时代」了。

但对于同志族群,性倾向不是「显性特征」,再加上社会压力,未必人人敢出柜、表明身份。加上身为性少数,同志人口基数较少,姻缘也相对难寻。

台湾同志咨询热线协会理事喀飞也回顾过去30年来,同志的刻苦约会史。他说,早期同志约会存在「匿名文化」,例如30年前没有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年代,同志征友的渠道极为隐晦,少数如「世界电影」杂志的征笔友栏目,表面上是影迷交流,但有男同志会在其中布下「文字密码」,如「爱麦当娜」、「喜欢雪儿」、「想与同好为友」等字眼,以辨识「圈内人」。

社交缺空间 中年同志无处去

以前男同志空间也寥寥可数。例如最早的「渔场」(编:同志户外交友场所)在台北就是新公园(现228和平公园),到后来的同志酒吧,喀飞说,同志虽有机会遇到志趣相投的圈内人,但在没有个人手机的年代,也常有人因不敢冒出柜风险,交换家里的电话号码,而无缘发展成恋情。

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监事何思莹也补充,同志空间有各自的客群取向,不能满足各类型同志需求。例如在台北,女同志夜店「T bar」就以年轻者为主要客群,林森北路部分酒厅则有中老年者作伙唱KTV,独缺30至40岁女同志的社交场所,且「也不是人人爱喝酒唱歌」。

数码新时代 7成同志用网络找到爱侣

1995年后,数码时代来临,不少科技工具如BBS平台,大幅增加了同志族群的交流渠道。喀飞表示,一些兼具匿名性、专属性的同志网站或平台问世,同志可通过文字讯息寻求友情、爱情或是激情。

直到通讯软件、智能手机问世后,图像、影音则取代文字,成为最主流的互动媒材。加上平权观念逐渐普及,愈来愈多同志、尤其年轻族群勇于出柜、展现自我认同。

国外也曾有调查,发现新的数码科技不断进步后,同志族群比异性恋更倚赖网络交友,近年已达到近7成同志通过网站和手机交友软件寻到爱侣,比率是异性恋的近3倍。而在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后,也有愈来愈多的同志在交友APP上公开表示「以结婚目的为交往的前提」。

(图:grindr)

约会速食化 已读不回成常态

但喀飞也说,由于社会压力、歧视尚未消失,不少「深柜」同志深怕被周遭友人认出,选择在软体上隐姓埋名,不敢曝光脸照,却也因此成为社交软件上的边缘人。

深柜同志之外,台湾政大社工所教授王增勇也指出,数码科技工具盛行,也导致人际交流变得「速食化」,只看颜值身材,不看个人素质。且交友软件大多以年轻同志为主要使用户,中老年同志就更显弱势。

此外,曾拍摄纪录片「你找什么?」探讨男同志网络约会文化并入围金马奖的台湾导演周东彦也说,发展了的数码科技增加了同志交友、交往机会,却也改变人际相处的模式,例如「已读不回」已成为不可避免的常态。手机软件上两人互动也取决于一眼瞬间,不合就一指滑开,「反正永远都有下一个人」。

甩开智能手机中老同志媒合老派约会

在台湾,近来有新创公司「HEDER」以「认识,从见面开始」为主旨,锁定想婚、却找不到伴的适婚同志,媒合交友展开老派约会。初次对话从烛光晚餐开始,不再是交友软件上的一句「在吗?」

HEDER的营运总监陈柏宏表示,公司营运一年多来,用户平均年龄为30岁以上,又以40至45岁同志使用服务的意愿最高,也曾有与女性结过婚、有孩子的男同志爸爸,或是知名度高却不敢出柜者来寻求同婚姻缘。

陈柏宏表示,上一代同志,由于成长背景不受社会接纳,出柜时间晚,有些人错过「社交保鲜期」,加上不熟悉网络时代互动模式,在情场上也需要更多资源及扶持。

快速约会和主题式交友新流行

不单是实体约会成为适婚同志的约会新选择,在台湾,从国外红起来的「快速约会」(Speed Dating)也在同志圈掀起流行。

今年7月,出柜同志、也是台北歌剧院和音乐厅驻馆艺术家的周东彦从作家陈玉慧「征婚启事」汲取灵感,发起一种行为艺术式的公开征友计划,以每人10分钟时间,连番与30多位同志约会。

何思莹解释,快速约会是新型态的联谊活动,多为2至3小时、邀请10至20个单身者交流,以认识同温层之外的人,走出一成不变的生活圈。在台湾,男同志族群也出现以公务员、军警为主题的快速约会,也有供中老年或深柜同志的约会场次。

何思莹表示,实体约会提供同志寻求伴侣时,一个「能好好认识人、好好讲话」的契机,也翻转同志族群以智能科技、或特定场合认识圈内人的既定模式。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zixun/2019/1120/138.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