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一名体校汉子直直弯弯的故事!(3)

方少转回来后,我还没来得及去想他回来做什么,就见他低下头一口含住了我的丁丁,我本来还想继续装睡着,但下面传来的温热感以及酥麻的感觉是掩饰不了的,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沉重的喘息声。  他听到我喘气的声

方少转回来后,我还没来得及去想他回来做什么,就见他低下头一口含住了我的丁丁,我本来还想继续装睡着,但下面传来的温热感以及酥麻的感觉是掩饰不了的,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沉重的喘息声。

他听到我喘气的声音,便停了下来,“哥,你醒了?”我哪有功夫回答他,我一把抓住他的头就往我下身压,他这次非常配合地含住了我那里继续舔着,光舔不行啊!于是我抓着他脑袋做活塞运动,可能一下太深了,他呕了一下退了出来,我问怎么?他说了声“毛”便从嘴里拿出一根毛来。我翻身把他压在下面直接在他嘴里抽弄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感觉自己就要喷了,于是加速了节奏。正在这时我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以及几个队友说话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听到门外的动静,我迅速从方少嘴里抽离,然后推了他一把。可就在他往自己床铺冲刺的那一刻,我居然邪恶地射了,而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我迅速把被子拉过来盖住自己作熟睡状,可怜我下面的小弟弟还在喷啊!可怜我的床单被子啊!可怜我还要装睡着啊!可怜我等他们全睡着后还要拿卫生纸收拾残局啊!

......

我的第一段男男亲密接触就这么结束了,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和方少都没有过太亲密的身体接触。这会不会让大家有些失望呢?现在回想起来也就是在省队的最后一年我才慢慢从纯粹的直男转变成一个双的。

那次短暂的假期过去后,队里又恢复到枯燥而千篇一律的日常训练当中,一周练六天,休一天。因为我快退了,所以和方少等年轻队员相比会轻松一些。但即使是走过场混日子也有那么大训练量,因此每周休息的那一天一般也是睡懒觉洗洗衣服休息调整一下。

后来和方少相处得也很正常,既没有进一步,也没什么尴尬。有一次周末我们屋几个一起去夜店玩,有的人是冲着泡妞去的,有的是冲着放松去的,我属于后者,方少也去了。到那儿以后,我几乎就是坐在卡座里喝酒,偶尔到舞池里去蹦两下,方少也是。

他们有的去泡妞了,也偶尔带一两个女生过来喝喝酒聊聊天,但都没有泡上的迹象,似乎有些失望。玩到十二点多,我们出门准备打车回去的时候,队里那个“花少”(我们都这么叫他)倒是带了个女的过来了,走近一看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但打扮得很有气质。

我们本以为他们俩要去开房,准备先走了。哪知花少过来跟我耳语说,那是他较早认识的一个姐,想约我出去再喝几杯,我说已经喝得不少了,想回去了,其他人大概看出来啥意思了,就在那里故意起哄,说我不行没能力之类的话,我的倔劲一上来,就说去!老子也不是什么纯情少男了,不就是一个老女人么?还怕她动我不成?于是花少又走到女人那边(离我们有一定距离)说了几句,只见那女的打了个电话,一辆车就开过来了。


当时天很黑,我也没看清那是什么车,只是觉得那车挺高档的,开车的应该是司机,那女的应该是个阔少妇了...车七拐八拐不知开到哪里在一家很安静的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我们下了车,司机没跟下来。那酒吧和我们常去的热闹夜店不同,是个很安静的高档酒吧,那女的让我叫她薇姐。

一坐下来她就点了一瓶洋酒,叫服务生拿来两个加了冰块的杯子,然后我们就开喝了。她应该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具体做什么工作的不知道,我也没问,不想像花少那么八婆,只是有一句不卑不亢地和她聊着,在夜店的啤酒和这里的洋酒作用下,我觉得头已经七分晕了。

微姐一看就是骨子里很好色的人,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然后有意无意地捏一下我的胳膊或腿什么的,夸我长得有型身材又好。我后来真的晕了,不是被她夸晕的,是喝晕的(混着喝酒还真不行)。后来我跟她说我实在喝不了了,只记得我路都走不稳了,说话也迷糊了,最后还是她司机把我搀上的车。

后来迷迷糊糊跟着这车到了一个高档小区里面,司机把我扶到了一个屋子里,应该是她家,我看见床就倒下去了,一会儿微姐也进来了,她也歪歪倒倒地躺在我边上,然后就开始摸我的脸,在我耳边说她就喜欢我这样的运动大男人,她说话时的热气不断吹到我耳朵里,然后我就无耻地硬了,我想把她直接压在身下干了,但却没什么力气,她一边哼几着一边把我T恤脱了去抓我的胸肌,我也开始揉起她的MM来,她越来越兴奋,就把舌头直接伸到我嘴里来,还把手伸进我运动长裤里去抓我的JJ,把我撩拨得不行了,我便一个翻身把她压在我下面。

她很配合地把裙子撩起来,还把我的裤子扯到膝盖处,我就直接进去了,然后就是一阵XXOO,她叫得一浪高过一浪,嘴里还说她爱我。真是个骚娘们,把她干爽了就爱我了?...也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过了半个多小时我还是没SHE,但人已经累得不行了,就直接拔出来不管她了,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睡得迷迷糊糊当中,感觉有人把我剩下的衣物也脱了,然后用热毛巾给我擦着身子,擦了上身擦下身,擦了正面把我翻过来擦背面,我感觉很舒服,但是很累眼睛也懒得睁开,心想这薇姐还蛮体贴的,正享受着,突然感觉没了动静了,就把眼睛微微睁开扭头一看,吓了我一跳,是一个男人,正拿着毛巾呆呆着看着我。

我一下吓清醒了,翻身坐了起来,大声问你谁呀,刚问完就认出来原来他是微姐的司机,于是不等他回答就问你干嘛?那男的说,微姐有事先走了,让我把你照顾好,你的衣服我已经送去洗了,到太亮了就可以给你了。我心想这娘们干完大半夜就走了?不会找老公去了吧,真薄情。可转念一想,她又不是我什么人,去哪儿干嘛又关我何事呢。正琢磨着,司机先生说兄弟你休息吧,我走了,早上八点过来送你回去,说完就走了。

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光着身子坐在床上跟个傻X一样,于是翻身躺下继续睡觉,但越想睡越睡不着,就自己撸起来,最后SHE了一大堆,还是睡不着,就又撸了一次,终于折腾累了,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xiaoshuo/2020/0117/288.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