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小说:大学军训教官和学员,跨年夜的故事

今日封面人物: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根据读者「源」真实故事改编1这篇文章写于2019年12月31日。虽然发布得晚了,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我的名字叫做源,在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读大学三年级,具体是哪个

今日封面人物: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根据读者「源」真实故事改编1这篇文章写于2019年12月31日。虽然发布得晚了,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我的名字叫做源,在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读大学三年级,具体是哪个省份大家可以猜一下。我们学校新生军训采用的是学生自训、以老带新的模式——以退伍复学的学生和学校培养的学生教官作为军训教官,对新生进行训练。(退伍复学指:保留学籍去当兵,两年退伍回来继续上学)我和他的故事,就是从新生军训开始的。我是一名学生教官,而他是一个新入学的学弟。2他叫勇,因为并不是我直接带的学员,军训前几天我并没有注意到他。最开始对他有印象,是在第一次下寝查内务的时候。男生嘛,寝室内务或多或少都有问题。而且是军训刚开始,教官都要找些问题来罚一罚。倒也不是说故意刁难,只是想让大家有更多的军训意识。罚得也不狠,三十个俯卧撑罢了,目的是让大家知道,这是在军训,而不是在家享乐。教官们会让寝室长跟着检查寝室,我们会一一指出存在的问题,再教他们怎么整改。在众多寝室长里,勇的样貌很是抢眼,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军训以学院为单位编一个营,营下面是连,连下是排,一个班为一个排,每个排配备一个教官。在检查寝室的过程中,我趁机问了他的名字和班级,当晚在我们营的群里找到了他,加了微信。作为一名教官,我平时的任务特别繁重。不仅要管训练,还要管学生生活,处理寝室矛盾,甚至学生丢东西都会找到我,简直是又当爹又当妈。新生训练二十八天,天天都有操不完的心。所以,虽然我加了勇的微信,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压根就没有时间再多看他几眼,更别说是在微信上聊天了。


3再次和勇有交流,是第二次下寝室查内务的时候。我留心记了他的寝室号,特意去了他寝室,手把手教他叠被子。一回生二回熟嘛,再加上新生们本来也喜欢和教官套近乎,所以从那个时候,我们开始熟络起来,我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想要对他好。初秋九月,盛夏的余温还在,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白天训练,我会特意给他买冰镇饮料,为了掩饰我还会给另一个同乡男生买。因为勇不是我的学院,我也不太方便给更多的照顾。顶多也就是买买水,买买零食,偶尔跟他聊聊天什么的。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会被自己排上的小姑娘吐槽。军训的日子看似难熬,可却又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挑选学生参加分列式方队的时候,勇因为表现优异,形象出挑,被选中了。看到勇入选,我心想机会来了,于是向营长主动请缨带方阵队。这样一来,他就真的归我管了。方阵队训练,站军姿,练齐步,定正步,日复一日,枯燥辛苦。但我却乐在其中,因为我可以趁机揩油。

“站军姿收腹!”,摸一下他的腹肌;“屁股加紧!”,摸一下屁股;“齐步定臂,胳膊摆直!”,捏一下他的二头肌。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有点猥琐,有点以公谋私的意思,但是开心是真的开心,因为每天都可以见到喜欢的人,而且他必须服从命令“任我摆布”。

当然,我也不只是占他便宜,也会想办法让他占便宜。军训期间学校食堂会在午饭和晚饭的时候给教官提供冰西瓜,每次吃饭我都会叫他一起,把瓜给他。教官吃饭是不要钱的,有的时候我会把自己的编制外腰带借给他,让他冒充教官去打饭。

苦涩的军训生活,因为有了他的存在,而变得充满期待,我甚至在盼着,军训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能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4

军训结束后,是国庆假期。

我正发愁该以怎样的方式继续和勇接触,结果收假后的一天,勇突然主动找到我,问我学校官网怎么登录,他要选课。

勇的手机一直登不上去,我就让他把账号密码发给我,我帮他登。他要选的是一门网课,帮他选好之后,他又说让我帮他刷课,我答应了。

哈哈,来而不往非礼也,借着这个机会,我开玩笑让他请我吃饭。不过因为他高中练过体育,身材很棒擅长长跑,被选中参加校运动会,当天要进行训练,没有时间和我约饭,于是就改成了请我喝奶茶。这是我们军训结束后第一次见面。

再次见面是社团纳新的时候,我作为负责人在广场上摆摊,勇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走了过来,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他走过来报名,坐在了我旁边,不明所以地握住了我的手。

一个男生握着另一个男生的手,周围来来往往全是人。那一刻我以为我遇见了对的人,我以为我的爱情来了。

接下来一切照常什么都没有发生。正常的纳新流程,填表、交会费、登记之后,勇就走了。而我,却再也忘不了他。

我开始每天都想见到他,但却找不到借口,毕竟我大三他大一。太过亲热又怕被怀疑,太久不联系又很是想念,总之异常纠结。

不过好在,我是他的直系学长,可以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一些过往的经验,学校里哪些事情要注意,哪门课程的老师人很好,哪门课要认真听不然容易挂科,诸如此类,但也仅限此类。

我一直想着,怎么找到一个突破口,能和他的关系再进一步,不仅仅是学长学弟这种生硬的关系。

直到有一天,他问我学校附近哪里有学二胡的,他妈妈想让他学二胡。刚巧,我在附近报了吉他班,就带上他一切去了解情况。

那一天有说有笑,气氛很到位,我以开玩笑的语气跟他说:“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你把我掰弯了。”

他笑得特别大声,以为是兄弟间平常的骚话,并且说自己是直的。但我那时候不信,毕竟是他先握我的手的。


5

再后来,我和勇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不仅是他的学长,更成了他可以开玩笑的好朋友。

勇听从我的建议加入了学生教官队,我也是学生教官,所以在训练场上每天都能看见他,看他练体能时汗流浃背,看他练队列时眼神坚定。

那段时间,我在勇身上,找到了小小的,却又很确定的幸福。

转眼学期结束,我和勇相识半年了。就在2019年12月31日,跨年那天的下午,勇问我有没有什么安排,我回说,“寝室聚餐,吃完喝完该干啥干啥。”

结果他回了我一个:“干你。”

看到这两个字,我眼睛忽然一睁,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当时忽然萌生一种念头,感谢神明听到了我小小的愿望,让我终于遇见了我的爱情。

当晚的寝室聚餐乏善可陈。寝室活动结束后,我喊勇出来喝酒,然后问他下午那句话,结果没想到,他真的跟我去酒店开了房!

一路上,我的喜悦溢于言表,心中的期盼终于成了现实,我甚至开心得有点得意忘形。

可是我忘了有个词语叫做,乐极生悲。

进了酒店房间,我把他压在床上,正准备吻上去的时候,勇把我推开了。

我永远也忘不掉他痛苦的表情:“你是玩真的?”

2019年最后的夜晚,我对他坦白了一切,说出了我内心的想法,和对他全部的喜欢。他的回答是:”你是在这个学校里对我最好的人,是我最好的兄弟。但唯独,我对你没有爱情。”

他以为我对他所有的好,都是出于学长对学弟的关照。但其实,我对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是因为喜欢。

我喜欢他,我梦里的身影全是他。但他不喜欢我。

6

兴高采烈地去了酒店,又仓皇尴尬着溜了出来。距离2020年到来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我坐在宿舍的走廊里。

门里是室友斗地主等跨年的兴奋叫喊声,门外是我一个人,一瓶酒,一包烟。

酒是苦的,烟是涩的,心是堵的。

我的爱情从2019年九月开始,在2019年最后一天结束,更可笑的是,从始至终,这段爱情里都只有我一个人。

2020年不再奢求爱情,但求人生路别太坎坷。祝愿阿鹿和李先生在2020年恩爱有加,举案齐眉。也祝愿秘密基地的小伙伴们事业有成,爱情丰收。

声明:本文来源于读者「源」真实故事,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xiaoshuo/2020/0106/255.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