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影

2019年同志电影年度报告出炉!

导 言 安娜步行前往电影院,去看一部她期待已久的同志电影。2019年11月8日这部电影在她所在的国家的首映,开票不到13分钟5000张电影票就全部售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然而同样火爆的还有人山人海的抗议示威。人

导言

安娜步行前往电影院,去看一部她期待已久的同志电影。2019年11月8日这部电影在她所在的国家的首映,开票不到13分钟5000张电影票就全部售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然而同样火爆的还有人山人海的抗议示威。人们在电影院外手持圣经和圣像,高喊着“XX下地狱”的口号,辱骂等候排队入场的观众。

安娜感到害怕,但她说“看电影是她的权利”,她想享受自己的权利。很快她就付出了代价:隔着防暴警察的重重盾牌,一块砖头迎面飞来砸中安娜的头部,满脸鲜血的她被送去医院缝了七针。

这部位于风暴眼的电影叫《然后我们跳了舞》,风暴地点恰恰就是电影的取景拍摄地——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讲述当地男孩跳民族舞和性觉醒的《然后我们跳了舞》在戛纳大受好评,并且代表瑞典申报奥斯卡,但在它的母国却是冰火两重天的待遇:东正教会抨击电影削弱了该国的社会价值观,把“充满男子气”的民族舞变得“阴柔和恶心”。在牧师的教唆下,极右民众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抵制运动。当晚警方共拘捕27名妨碍电影放映的暴力示威者,三天后电影被迫下映。

很难想象今天人们依然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看一场同志电影,然而格鲁吉亚血淋淋的现实提醒了我们:偏狭和仇恨从未散去;社会变得越包容,越容易迎来暴戾反扑的至暗时刻。正视这些阴暗面,我们才能挥手告别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但恐同暴力并不是2019年的全部——就像哪怕是第比利斯,也诞生过帕拉杰诺夫这样不羁的电影天才。这位被戈达尔推许为“电影神庙的主人”的前苏联导演,一生只拍过四部剧情片,在因“同性恋罪”锒铛入狱前拍摄了《石榴的颜色》。“石榴的颜色就是血的颜色,它带着利刃的伤痛。”半个世纪以来权力对性取向的戕害从未止戈,但《石榴的颜色》用诗意慰藉世界,艳丽的色彩一直汩汩流淌在《然后我们跳了舞》的动脉血管。

石榴的颜色,也是2019年同志电影的颜色。这一年,中港台乃至海外华人逆流而上,交出了不同风貌的答卷;日本从电影到电视实现同志作品的全方位“霸屏”;《火箭人》荣登年度最卖座英国影片,延续了《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商业成功;阿根廷选出一位以拥有易装同志儿子为骄傲的总统,多部作品绽放酷儿光芒;阿莫多瓦和席安玛各自美丽,透过戛纳贡献了两部新经典;奥斯卡颁奖礼更是史无前例的由一对“Queens”坐上帝后宝座,四个表演奖有三个花落同志角色...这样的一年哪怕有遗憾,也足够明亮和鲜艳。有利刃加身的痛,也有在刀尖起舞的美——这就是同志电影的2019年。

第一章)年度关键字

☞ 奥斯卡

第91届奥斯卡颁奖礼上出现了非常罕见的一幕:20个表演奖提名中有7个都是同志角色,男主、女主和男配全部被同志角色饰演者摘走。其中拉米·马雷克是因为饰演Queen乐队灵魂主唱,奥利维娅·科尔曼是因为饰演真的Queen(安妮女王),马赫沙拉·阿里则是凭《绿皮书》的深柜钢琴家,继《月光男孩》后再次收获男配奖。

今年的奥斯卡提名要到1月14日才会揭晓,但领跑的同志电影已经没有悬念:阿莫多瓦半自传性质的《痛苦与荣耀》。该片不仅入围前哨站所有最佳外语片名单,男主班德拉斯也离影帝提名仅有一步之遥。而对已经拿过奥斯卡的阿莫多瓦来说,编剧和导演提名反而像是身外之物。技术奖提名很可能出现在大姑妈的传记电影《火箭人》身上,尤其是服装、化妆和原创歌曲,至于男主提名大家就不要想了(今年影帝单元太拥挤)。酷儿性喜剧《高材生》虽然提名金球奖,进奥斯卡的难度系数太高;反而是拥有年度最美画面的《燃烧女子的肖像》,没有被法国申报外语片堪称最大冤案。只有做法希望席安玛能够像戛纳那样获得编剧方面的肯定了...

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改名“最佳国际电影奖”,共有94个国家地区进行了申报。其中8个国家地区将同志电影认定为可代表自己这一年来的最高成就。它们分别为:西班牙毫无争议的是《痛苦与荣耀》;印尼是关于双性别爪哇舞蹈的《我身记忆》;瑞典是同样跟民族舞相关的《然后我们跳了舞》;台湾地区申报了婚姻平权代表作《谁先爱上他的》;委内瑞拉是讲述真实变性故事的《不可能的身体》;秘鲁是关于安第斯山脉禁爱的《彩塑男孩》;玻利维亚是围绕一场葬礼的《我思念你》以及巴拿马的出柜加变性题材《我们都变了》。西班牙和南美四国抱团提交同志电影的现象,说明拉丁美洲正在成为同志电影的热土。

另外容易被忽略的是,讲述变装父子情的《父子修车厂》入选奥斯卡真人短片10强名单。该片曾获学生奥斯卡金奖,是学院不折不扣的“亲儿子”。

☞ 流媒体

写这篇报告的时候,笔者正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旅行。岛上没有电影院,没有电视,没有报纸,只有大海和一丛丛燃烧的凤凰木。小岛去年靠中国援建通了公路和网络,而当笔者用酒店WiFi登录网飞时,一排熟悉的推荐映入眼帘:《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上帝之国》、《沙滩鼠》...那一刻,你会真正感受到网飞对同志影视的传播作用。

这个小岛大概有2500名本地人,散居在十几个村落中。哪怕LGBT的比例只有1/2500,这个仅有的个体理论上也有了一扇能够了解自己性取向和性身份的窗口。透过影视,TA会知道在世界的其他角落,还有无数跟TA一样的同类活着和爱着。流媒体让同志电影下沉到欠发达地区和反同仇同地区,让人们无需冒着生命危险去看同志电影,这本身就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根据网飞的说法,它已经进入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至于哪些国家不能收看网飞,大家懂的。

过去一年,背靠网飞发布的同志电影有:2月上线的《谁先爱上他的》;5月上线的《我们一家人》;6月上线的《伊莉莎与玛瑟拉》;7月于西班牙上线的《痛苦与荣耀》,以及大量老片陆陆续续入库。而我国网友凭借不可描述的努力,几乎也都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这些影片。可以说,不差钱的网飞正在颠覆同志电影的传播途径。(稍后我们还会提到网飞的LGBT内容制作)

但流媒体绝不仅仅是网飞一家,台湾的杰德影音正在深耕专属于同志的流媒体:GagaOOLala。截止目前该平台已经在21个国家拥有27万订户,是亚洲最大的同志影视基地。和大而全的网飞不同,小而精的“嘎嘎乌拉拉”更懂同志族群,在文化上更贴近亚洲观众。去年爆冷入选金马奖的《我的灵魂是爱做的》,就是GagaOOLala开发的原创电影。该片剧本源自人权运动家、被艾滋污名化的田启元的真实故事,男主邱志宇表示他几乎是含着泪水演完里面的几段社会围攻戏。

GagaOOLala目前拥有1000多部同志影视资源,原创开发的比例大约在7%,基本每周都有新片上线。像法国同志运动喜剧《闪虾亮晶晶》、阿根廷浪漫爱情片《世纪末》、获泰迪熊奖的《绿色星球简史》,在GagaOOLala都是全球首发。遗憾的是和网飞一样,该平台没有开通中国大陆服务。

☞ 华语电影人

不久前看到一个《霸王别姬》的花絮,哥哥在里面说:“大家都知道这部电影敏感,因为描写的是同性恋的故事。陈凯歌对我说的一句话让我非常感动,他说现在是92年不是29年,不会像从前那么敏感了。”从《霸王别姬》问世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现实无比荒谬和讽刺的打脸了包括陈凯歌在内的所有人。

自从同性恋被某文件列入“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之后,中国大陆的同志电影就死了。在“此路不通”的标识面前,大部分人选择掉头离开,小部分人接受了资本的阉割,于是每年总会有一两部耽美网剧泛起水花——哪怕剧情被魔改、哪怕角色被性转。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坚持拍同志电影的华语电影人是凤毛麟角,而2019年的凤毛麟角就是《再见,南屏晚钟》。

这部电影无疑是存在艺术缺陷的,但它对中国深柜家庭的刻画足够尖锐和刺心。与其说它是写实向的“谁先爱上他的”,倒不如说是负能量版的“日常对话”。在电影中能看到Face文化对性取向的桎梏、不同代人的婚恋观以及中国式家庭关系的死结。导演相梓说她在申请备案时故意在大纲中隐去性别才过审的,希望更多电影人能学习这招。《再见,南屏晚钟》获得柏林电影节泰迪熊评审团奖,是继《刺青》和《日常对话》后的第三部获奖华语片,也是大陆首部泰迪熊电影。

而在香港地区,华语电影人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审查,而是资金。当关锦鹏和杨凡告别同志电影后,《封面有男天》导演杨曜恺不但延续了酷儿关注,而且把视角投向“老同”这个香港的隐形群体。入围5项金马奖的《叔·叔》是他对老同生活困境的平实思考。两位古稀老人在生命的最后里程遇见,内心真正的渴望与他人眼里的“幸福家庭”交战,最终谱写出微风细雨夕阳红。还有一部港片《女人就是女人》则是为跨性别人士发声,希望更多人能勇敢做自己。

婚姻平权运动不只给台湾地区带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大辩论,也让同志影视获得了更加包容的创作环境。从2017年起台湾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同志影视出口地区,超过20部LGBT影视剧被发行到海外。但去年台湾只有一部《我的灵魂是爱做的》上映,主要是因为更多电影的制作周期拉长。今年将是台湾同志电影的结果之年。(详见后)

之所以选择“华语电影人”而不是“华语片”作为年度关键字,因为还有一些讲中文的电影人开始以外语作为工具、在他国银幕讲述同志群体的故事。这个趋势其实从《何塞》夺得2018年威尼斯断背狮奖就已经开始了——《何塞》是一部说西班牙语的危地马拉电影,但作者却是华裔导演程力。

2019年这个趋势仍在继续:

——《巴黎单身公寓》是旅居法国的华裔导演郭承衢以寸土寸金的巴黎作为背景,讲述两对恋人新同居时代的轻喜剧。这是郭承衢的第二部剧情长片,也是他第一次使用法语作为主要对白;

——而曾和郑佩佩合作《轻轻摇晃》的英国华裔导演许泰丰,在越南拍摄了新片《雨季来临前》,男主角是刚凭《摘金奇缘》打入好莱坞的亨利·戈尔丁。电影讲述一位英国移二代回到湄公河寻根,在那里他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了一位美国越战老兵后代,上代敌国的两人激起爱情火花的故事;

——成都导演吴皓则是把自己移民美国后的代孕故事拍成了纪录片,英语、普通话和四川话满天飞的《我们一家人》寄存了导演很多私人感情。

艺术创作应该是自由的。当大环境不堪时,希望所有华语电影人都能去想去的地方,拍自己想拍的电影。

第二章)年度“七宗最”

♕ 最佳女同题材

《燃烧女子的肖像》

(法国 / 瑟琳·席安玛)

点评:精致的古典油画。以女性视角拍女性情爱,颤动心弦的试探与爱恋。两位主角在时间空间的双重桎梏下爱得小心翼翼而又热烈缠绵,既有隐忍柔情也有惊涛拍岸。

【次选】《遇见女孩的感觉》

♕ 最佳男同题材

《金发男子》(阿根廷 / 马可·伯格)点评:阿根廷最会拍同志题材的导演再次打破直弯边界,讲述一个日久生情的故事。熟悉的挑逗、暧昧和性张力,加之以更细腻的感情,就像无数个“周末时光”串成爱与选择的项链。【次选】《再见,妈妈》

♕ 最佳平权

《然后我们跳了舞》

(瑞典 / 列万·阿金)

点评:用异色温柔挑战传统阳刚,用艳丽的民族舞对世俗男权说不。尽管电影主题无关平权,但它提醒着我们:今天依然可能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看一场电影一支舞。

【次选】《伊莉莎与玛瑟拉》

♕ 最佳爱情

《世纪末》

(阿根廷 /卢西奥·卡斯特罗)

点评:一次高烧两次呕吐,自天而降的KISS衫是揉碎了岁月的歌。用二十年时间来重建一夜情,再用余生去浮想联翩,爱定格在了巴塞罗那的世纪末。

【次选】《叔·叔》

♕ 最佳耻度

《王子》

(智利 / 塞巴斯蒂安·穆尼奥斯)

点评:威尼斯电影节断背狮奖得主,既是关于肉体的暴力掠夺,也是带着浪漫的禁室培欲。即将进入军事独裁的前夜,少年被唤醒的欲望在监狱开出黑色丽花。

【次选】《我的灵魂是爱做的》

♕ 最佳艺术性

《痛苦与荣耀》

(西班牙 / 佩德罗·阿莫多瓦)

点评:沿记忆的水流行舟,痛苦与荣耀纠缠半生的阿莫多瓦自传。色彩斑斓、光影流转,“我的所有电影都代表我,但是这一次我走得更远,在其中的是我的灵魂。”

【次选】《影里》

♕ 最佳影响力

《高材生》

(美国 / 奥利维亚·王尔德)

点评:植根于同志群体的爆笑R级片。在同志喜剧已死的年代,用最恶俗的校园元素让人眼前一亮。狂嗨到爆的毕业破处夜,黄腔荤段见证青春与友情。

【次选】《火箭人》

第三章)热点地图

整个拉丁美洲正在进入同志影视的上升期,“南美双雄”巴西和阿根廷在2019年表现尤其突出。然而法国证明自己才是这个题材的“头号玩家”。日本会不会成为又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亚洲地区?至少大小银幕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 巴西 ❃

《葛丽泰》|《我亲爱的表哥》|《你的骨,你的眼》|《皮革先生》|《印第安娜拉》

自从巴西选出一位频频发表恐同言论的极右总统博尔索纳罗后,巴西国家电影局(Ancine)撤资多个独立电影项目。去年8月巴西政府还砍掉了7000万雷里尔(合1亿人民币)的文化拨款,该拨款被专门用来鼓励电视台制作LGBTQ+节目。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巴西影视圈的回应就是直接用多部LGBTQ+作品怼回去:入围柏林电影节的《葛丽泰》以一位肾衰竭的变性病人作为主角,讲述她与直男护士的友谊与爱情;《我亲爱的表哥》用撒狗粮(血)的远亲恋爱故事向宗教信仰开炮;《你的骨,你的眼》聚焦同志艺术家的静态生活;《皮革先生》是关于另类性癖好的纪录片;入围戛纳酷儿棕榈奖的《印第安娜拉》干脆就是一位传奇变性人士的战斗实录!

目前支持巴西同志电影的资金部分来自众筹,部分来自各地方州政府的拨款,此外网飞也在扶植一些当地的独立电影项目。

❃ 阿根廷 ❃

《金发男子》|《世纪末》|《绿色星球简史》|《家庭成员》|《硬皮男子》|《领养爸爸》

巴西总统说儿子如果是同性恋就直接把他毙掉,跟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根廷新总统费尔南德斯。后者说变装同性恋儿子是他的骄傲:“虽然我不太了解他的世界,但他有一颗伟大的心,他受到他的群体尊敬,我怎么可能不为他感到骄傲?”如果说巴西是在黑夜中寻找光,阿根廷就是得天独厚的包容与开放——这样的差异也反映在了同志电影上。

阿根廷已经有两部同志电影双双入选年度必看名单——马可·伯格的《金发男子》还有卢西奥·卡斯特罗的《世纪末》。此外《绿色星球简史》以变性人物为主角、讲述送外星人回家的E.T.故事,拿下了柏林电影节泰迪熊奖;《家庭成员》在荒芜小镇探索性取向的可能性;《硬皮男子》聚焦神父在乡村的“狩猎”行为,讲述一位少年被催熟的性觉醒;《领养爸爸》以喜剧形式演绎一对中年夫夫一波三折的收养之路...

题材与风格多样化,是阿根廷同志电影的主要特征。通过跨国合作,阿根廷还参与了智利“监狱小黄片”《王子》的拍摄——说它是南美同志电影的灯塔还真不夸张!

❃ 法国 ❃

《燃烧女子的肖像》|《鲁贝之灯》|《闪虾亮晶晶》|《巴黎单身公寓》|《萝拉朝着大海》|《我们俩》|《高处栖息》

虽然阿根廷拥有后发优势,但作为同志电影的“传统强国”,法国拥有更加深厚的积淀,艺术性也更胜一筹。2019年法国同志电影不但跨越L、G、B、T四个类别,而且覆盖了体育、罪案、惊悚、老同等各种非主流题材,让人不服气都难。

《燃烧女子的肖像》艺术成就自不用说,可能只有女同导演才能把女同电影拍得如此细致唯美;《鲁贝之灯》是用充满悬念的犯罪类型片构建俩女性的情感迷宫;《闪虾亮晶晶》属于比较稀罕的同志体育片,一支基佬水球队在嬉笑怒骂中冲击世界冠军;《巴黎单身公寓》围绕一则“仅限LGBT室友”的招租启事展开;《萝拉朝着大海》是父亲与变性女儿的冷战;《我们俩》是两位老奶奶柔情蜜意的爱与陪伴;《高处栖息》则是《同船爱歌》原班人马集结在一起玩的室内游戏,四男一女在同一个房间分享关于一个男人的变态小秘密。

❃ 日本 ❃

《大叔之爱:爱情或死亡》|《运动员:我沉溺于他的日子》|《最短的距离是圆的》|《酷儿日本》|《影里》

去年日本一项权威民调显示,60岁及以下群体中已经有近80%支持同性婚姻。日本一些县市从2015年开始开放同性伴侣注册,虽然不具法律效力,但“地方包围中央”的趋势明显,目前已经得到27个地方政府支持。由于日本没有中央释宪制度,目前共有14对同性伴侣向五个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法院判定现行民法“违宪”。在野的立宪民主党甚至和日本共产党一同提出了民法修正案。可以说,作为亚洲唯一西化的国家,日本正在追赶其它西方国家的历史进程,LGBT群体意识从未如此鲜明过。

这种趋势毫无疑问会反映在影视文化上——2019年也是日本同志电影的开拓之年。《大叔之爱:爱情或死亡》在暑期档冲击日本大银幕,接近20亿日元的飘红票房见证了同志浪漫喜剧的购买力;《运动员:我沉溺于他的日子》是游泳教练和同志播主的爱恨纠缠,两人如斗鱼般互相伤害;《最短的距离是圆的》是耽美向的师生恋校园题材;《酷儿日本》从BL漫画到街头运动,将日本的同性恋文化一网打尽;年底亮相海南电影节的《影里》,则是为这一年做了一个完美收官。绫野刚和松田龙平饰演一对行走在暗影里的恋人,后者更获得了金椰奖最佳男演员奖。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不少电影都是在电视剧基础上开发的衍生作。像“大叔”系列,最初只是2016年朝日电视台的SP剧,到2018年被正式开发为深夜剧,2019年不但出了第二季还上映电影版。正因为有这样的“前科”,我们不妨把视线扩展到日剧领域,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疯狂!

2019年日本同志剧如雨后春笋般疯长,针对L、G、B、T不同群体的剧集层出不穷,有的甚至以腐女为主角,用腐眼看人基的方式推动剧情。受风气影响网飞也顺势推出真人秀《粉雄救兵:我们在日本!》。考虑到一部电影才100多分钟,而一部剧动辄几百分钟,2019年日本电视台累积的同志剧(不含真人秀)霸屏时间接近1800分钟!如此高频的荧幕轰炸,可能日本民众想不接受婚姻平权都难?

去年有这些日剧值得注意:《昨日的美食》是以同性+美食元素为主打的生活流剧集,是近年口碑最高的同志剧;《大叔之爱第2季》带观众飞上蓝天,但演员阵容有换血;《靛蓝色的心情》作为“情色小说家”前传,在开车的边缘反复试探;《百合与直觉》看剧名就知道是妹子泡妹子题材;至于《腐女无意间跟Gay告白》直接把腐女和同志锁了,让两者在校园各种沙雕;当然最欢乐的还是《我裙子去哪儿了?》,男主走女装大佬+鸡汤老师路线,绝世妖娆的造型闪瞎钛合金狗眼...

第四章)十年十佳

新年伊始,我们终于可以总结2010-2019年涌现的同志电影新经典。这十年里有哪些同志电影是你的十佳代表作?

以下为笔者根据艺术性和影响力做出的初步统计,热度最高的十部电影分别为:(按时间排名)

《周末时光》(2011)

《阿黛尔的生活》(2013)

《湖畔的陌生人》(2013)

《卡罗尔》(2015)

《月光男孩》(2016)

《每分钟120击》(2017)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2017)

《上帝之国》(2017)

《喜欢、轻吻、快跑》(2018)

《痛苦与荣耀》(2019)

你觉得这十部电影能代表近十年来同志电影的最高水平吗?欢迎留言!

第五章)展望2020

首先说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2019年很多导演跳票了,这直接导致去年报告里的部分预告可以直接搬到新的一年。

比如——荷兰名导保罗·范霍文的女同情欲大片《圣母》,本来在2018年底就完成了拍摄,但因为范霍文的身体原因导致后期制作被推迟,可能要到今年5月才会亮相戛纳电影节。《圣母》的主角贝尔纳黛塔是近代西方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女同性恋名人,加上范霍文一贯大胆黄暴的画风,话题性十足。

又比如《上帝之国》导演弗朗西斯·李的新片《菊石》,2019年春完成拍摄后也因为后期原因,被拖到今年某个电影节才会亮相。《菊石》由奥斯卡影后凯特·温丝莱特和西尔莎·罗南妹子组成神仙CP,讲述英国古生物学家玛丽·安宁与富家小姐相恋的真实姬情。索尼影业已经提前购得该片的全球发行权。

至于男同志们翘首以待的续集电影《天雷勾动地火2》被推迟,据说因为导演要享受夫夫生活...新的上映时间依然待定...

而在“存货”之外,今年还有更多新面孔值得关注,并且很快就会亮相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今年圣丹斯全部118部长片中LGBTQ+电影占比达到12%,其中奥斯卡得主、《美国丽人》编剧艾伦·鲍尔的新片《和弗兰克叔叔上路》将亮相“全球首映”单元。

电影讲述一位同志陪同18岁侄女参加葬礼,结果男友意外加入旅途的故事。2017年《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同样也是亮相这个单元,一般来说该单元与次年的奥斯卡高度相关。

曾经凭借《瘟疫求生指南》提名奥斯卡的大卫·弗朗斯带来新作《欢迎来到车臣》,纪录在恐同地狱顽强作战的彩虹勇士。HBO已经提前购得该纪录片的播映权。

另一位同样提名奥斯卡的女导演海迪·埃温带来据说是“同志爱情史诗”的《我随身携带你》,讲述一段根据真事改编、跨越美墨边境的恒长爱恋。

八卦一句,其实《菊石》最初也是打算亮相圣丹斯的——毕竟弗朗西斯·李正是因为处女作《上帝之国》获圣丹斯导演奖才一鸣惊人,圣丹斯有提携之恩。但因为制作时间实在太赶了,最后《菊石》仍然与圣丹斯失之交臂。

同志电影开始崛起的阿根廷今年依然会比较强势。“南美同志电影之光”马可·伯格的新作《猎情人》1月将亮相鹿特丹电影节。新片大幅下调年龄段,不再是导演最擅长的熟男题材,而是关于一个21岁青年因为和15岁少年发生关系(且被偷拍到)而引发的轩然大波,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小鲜肉电影”。女同方面则有入围柏林电影节的《千分之一》,讲述两个公屋女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下恋情。

自从公开性取向后,“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简直成了同影界的劳模。今年她又有一部女同电影《最幸福的季节》问世。电影讲述一位女孩准备在感恩节家庭聚会向女友求婚,结果发现女友还未向父母出柜的故事。饰演暮光女爱人的是新一代“女终结者”麦肯兹·戴维斯。《最幸福的季节》是一部合家欢浪漫喜剧,它的上映档期用脚趾头都该猜到——2020年11月20日(感恩节)。

既然说到了劳模,就不能不膜拜好莱坞最呼风唤雨的劳模:瑞恩·墨菲。这位王牌制作人因为拒绝休息(?),今年竟然一口气要上映两部LGBT豪华大制作!

第一部是改编自百老汇同名音乐剧的《舞会》,主角是一个因为性取向而不被允许参加舞会的女孩;第二部来头更大,是翻拍70年代同志经典《乐队男孩》(也是复活的百老汇舞台剧)。新《乐队男孩》沿用了相同剧情,讲述伪直男误闯同志生日趴的戏剧故事。

真正让人感到惊艳的是卡司:九位主演包括“谢耳朵”吉姆·帕森斯、“孔雀”马特·波莫、扎克瑞·昆图和安德鲁·兰内斯等全部为公开同志,也就是说,这是好莱坞第一部由全公开同志出演同志的同志电影!(有没有被我绕晕~)

两部电影背后的操盘手都是网飞。根据网飞和瑞恩·墨菲达成的协议,墨菲手握3亿美金制作经费,可以随意开发任何他喜欢的项目!

获得豆瓣最高分(!)的同志短片《罗尼和我》已经完成了长片版的拍摄。长片版《罗尼和我》不知道会不会如期而至,反正导演自己立了个flag:2020年春。同样是高分短片的《爱,牵手》在改成长片时使用了相同的故事大纲,但新《罗尼和我》采用的是续集形式,即长片交代的是短片之后发生的故事。能成为密友也许总带着爱,但它能对抗时间吗?长片会给出一个交代。

此外法国著名鬼才导演弗朗索瓦·欧容将回归同志题材。他的新片《84年盛夏》围绕一个16岁美少年的假期,谱写梦想与死亡的交响曲。嗯,继《时光驻留》后梅尔维尔·珀波又要在欧容电影里大睡青春肉体了....

亚洲方面,日本在耽改领域越来越得心应手,今年情人节要上映一部18禁的漫画真人篇《性之剧毒》。电影讲述一个变态囚禁性虐一个正太的故事,预告黄暴到我不敢贴、贴了就被河蟹的地步。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观看。

另外一部清水漫画《穷途鼠的奶酪梦》也迎来了真人篇,是关于上班族学长被腹黑学弟倒追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导演竟然是日本“电影顽童”行定勋!这位跟岩井俊二合作过《情书》、《燕尾蝶》、《烟花》等多部经典日影的名导,自己也交出过《GO!大暴走》这样的爆款代表作,不知道拍起BL纯爱来会是怎样的风格?我们拭目以待。

顺便说,走小清新路线的今泉力哉今年也有一部写实向同影问世。《他的》主人公是因害怕性取向曝光而独自从东京搬去乡下的青年,昔日爱人却在时隔八年后带着女儿再次出现...情感流转尽在不言中。

台湾地区今年将上映多部同志电影,“彩虹购买力”有望进一步向票房转换。最值得期待的台湾新片莫过于瞿友宁监制和编剧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电影拥有高颜值的卡司,剧情则有点像《女朋友○男朋友》,讲述90年代初在男校转变为男女混校期间,两个男孩的暧昧情愫因为一个女孩的介入而被扰乱的故事。考虑到电影的上映日期(6月19日),应该是冲着台北电影节甚至金马奖去的。

柯震东复出的首部电影《寻找》,预计也会在今年亮相。导演陈熠霖是旅居维也纳的中国人,曾跟随哈内克学习电影。《寻找》主要由奥地利、法国和比利时投资,因此严格说来不能算是台湾电影,更像是一部合拍华语片。柯震东在片中饰演一位出卖身体的男妓,跟他搭档的包括金像奖影后曾美慧孜。

喜欢女同电影的还可以关注《花咲了女孩》。该片是《花吃了那女孩》的姊妹篇,改编自莎士比亚剧作《皆大欢喜》,讲述四对女同恋人的爱情游戏与两代间的爱恨交织。电影档期定在情人节,非常应景。

最后送上一颗彩蛋:离婚后真正成为“单身男子”的科林·费尔斯又双叒叕要演同志了!在新片《超新星》中他患了早发性痴呆症(WTF?),渐渐失去对厮守20年的同性伴侣的记忆,他们的爱从未像现在这样面临考验过...

结束语

相信2020

相信同志电影

我们将继续伴您一路同行!

新的一年会有更多精彩奉上!

群星推荐《青年电影手册》


本文系北京男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男孩

侵权必究!文章网址:https://www.dc616.com/dianying/2020/0115/271.html

为您推荐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